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

〈按摩師日誌 179〉2018 成都行(三):沒有記得自己的痛苦毫無用處,只有接受能夠減低劇烈的痛苦...

住處樓下的廣場,除了煙味多,其他都蠻好的
2018/0608 成都行 Day8

第八天的個案是從上海來,聽了主辦人說會有情緒釋放而有些期待吧。在第一場還算平靜結束之後,我說在市區裡做會有些控制,四月份在北京郊區的大空間釋放得比較多。

隔天來跟我說她回去早上自己做了些釋放,第二場做得很深,幾乎只做完左半邊而已,到了心輪區域需要更集中處理,最後做了心輪按摩就算完成。雖然還剩十五分才時間到,但我覺可以了,不需要再有其它波折了,就讓她睡吧!大約四十分鐘後自己醒了,說睡得很深。

下午再做右半部以及她在乎的喉輪,喉輪是後來才提到的,剛好可以將上午省下的時間補上。下午共做了兩小時四十分鍾。她又睡了四十分才醒過來。她覺得頗納悶好奇:「為什麼後背明明很痛卻還是可以睡著?而且還聽到自己的呼聲。」

第十天是邀請人個人的兩場,她是前幾年在北京按摩課的學生,之前四月在北京也有來做個案。關於當時她身體的許多細節已經忘記,邊按邊恢復了記憶和也更新。之前幾次都沒有探索到喉輪的問題,這次案到該區域叫喊了好幾次,一次又一次,有七八次吧。

她的肩膀左右差異頗大,右肩右胛特別痛,右小腿也是,明顯都是在右邊,轉過來之後肝區也是。雖然外型看來緊實有線條,能動能跳,沒想到深處緊繃的肌肉有這麼多。

所以,陸續幾天下來,子宮有問題的有兩位,喉輪、小腿有狀況的有三位。這裡指的喉輪問題並不是真的嚴重到有甲狀腺腫大,而是通過深而緩慢的按摩來覺察該區域的緊張和釋放感受。
延伸閱讀一: 
脖子最常見的疾病就是甲狀腺腫大的問題,我們溝通發現到,一個甲狀腺有問題的人,他通常過去有被羞辱、有感覺到恥辱的事件,就是感覺到很可恥很恥辱的事件,那麼通常也跟性有關,所以他覺得性是可恥的,所以他就甲狀腺產生問題。 
這種人通常他也就是一種——他沒辦法為自己而活,他通常是為別人而活;就會在甲狀腺裡面出現問題。但是,我們現在所講的種種現象,都是心靈的成因,今生今世的心靈成因,及可能造成的肉體的現象,但不是絕對;因為,有的疾病是來自於前世的問題,或來自於小時候父母家庭的影響。 
不一定說一定都是我們講的那種現象;但我只是想說,你的心靈的狀態,會造成這些疾病的一個現象的可能性而已,但它絕對不是絕對的。 
~摘自林顯宗〈脖子疾病的心靈成因〉 

延伸閱讀二: 
喉嚨這個部位的的問題通常涉及意志力和維護自我權益。吞嚥的動作牽涉到你願不願意讓改變發生,吞下某件事情就表示你很願意相信它,吞下現實就表示願意接受現實。如果現實真的很難接受,就必須用力吞嚥,結果便可能造成喉嚨腫脹或喉嚨痛。 
你是不是努力嚥下自己的驕傲?或是努力把受傷的感覺、挫敗、羞恥、罪惡感或失望吞下肚?有哪些事物是你不想吞嚥的?什麼因素讓你的喉嚨痛? 
我們也許不想吞下現實,或是壓抑著太多感受,特別是那些難以接受或是很不洽當的感受。這樣的壓抑會製造出極大的緊張,壓力也會影響消化系統的其他部位。我們必須坦然接觸內在真實的感受,讓它們有機會表達出來。 
~摘自《身心調癒地圖》第七章

我不是那麼關心疾病本身,比較重要的是人、人的狀態,這是二十多年前就已經確立的態度。疾病或疼痛可以是向內探索的線索,也是面對自己的驅動力,它並不是亟欲被剷除的惡果。重點不在於趕快治好這些症狀,雖然我還是希望看到大家都能早點好起來。

延伸閱讀三: 
「沒有記得自己的痛苦毫無用處,因為我們所尋求的並非痛苦,而是痛苦的轉化。當處境艱難的時候,人會變得負面起來,但為了轉化痛苦,我們就必須記得自己。 
我們以為言語會驅走痛苦,實際上沒有任何言語能夠讓我們解脫某些摩擦,只有接受能夠減低劇烈的痛苦。」 
~摘自《記得自己》P.107

延伸閱讀